正義的衛方

临湾←看看自己喜欢的,为大大们点赞,也谢谢每个愿意赞我的小可爱
不太会说话,但有人评论跟找我玩会很开心的

士樱【秋日私语】

空气慢慢变凉,那些象征春意的新绿早就染上了或深或浅的红。
无论曾经多么耀眼多么绚烂终究也是落得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命运。
我也仿佛如同这落叶——终将逝去。

我明日就要离去。
不受这哀哀苦痛之磨,不歌这过往旧事之遭。
到那时就同与那没有终点的路途笑着告别吧,从眼睛里的光开始熄灭,生命的海洋渐渐失去颜色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将我掠夺殆尽。
即便这个“明日”是无法预料的某日,即便不会去抱怨何人何物,只叹命运的手翻云覆雨令人扼腕。

我早已经离去。
再鲜丽的花朵也无百日的盛时,再美好的时光也早就被残忍地磨灭了只剩虚幻的影子。
是女人一手牵着一个小女孩走在阳光之下,三人相偕成伴期待着男子归家,所有的明朗幸福都在那时赋予她们又如何?接着迎来的只是漫漫无期的别离与已经不知从何去谈起的回去。
如今能紧握在掌中作为证明的只有这条粉红色的发带。
每日绑在发间似乎都是在轻声低语那个人的名字,继承了远坂宅邸宛如宝石般明亮闪耀的少女。
而在间桐家的我,只是那溺水之人,颤抖着,挣扎着,唯一能做的是只是封起那扇心间的门。
已经没有力气,去期待了。
已然等待得太久太久了。

本该如此,本是如此的。
自言自语般念着。
只不过谁能料到命运向前奔驰,那么一步,撕裂了封锁已久的寂静。
从那个关起门的屋子里让我看到了从窗户漏出的,那黄金般的光辉,温暖地亲吻指尖。
再化为狂风,吹开了窗棂,有簌簌花瓣落在我的窗前。
喉咙干涩而无法应声,一瞬间竟不知道是该喜悦还是该害怕着下一刻门扉被叩响。
那是我们必然的邂逅,兜兜转转化出了新的希望。
白色的鸟儿振翅飞翔,我的手指停留在翻过藤村老师递来的相册页上。
记录着前辈过去的大事小事,也记录着那个曾经不懂得如何去笑的我,如今再次能拥抱住美丽的事物。
不曾放弃过我的藤村老师跟前辈,那样的温柔渗入心底。
和煦温暖的日子也好,这样子迎来凋零的时节也罢。
不再心存畏惧了。

它们在树梢上居住过,做过最骄傲的居民,春日报告新生,夏日予人阴凉,再在秋日一个个跳下来,打着旋儿翩翩而落,宛如火红的蝴蝶闯入眼底,与风儿纠缠跳这曲浪漫的舞。
我们携手踏过去的时候,地上的落叶是软的毯,它们吱吱呀呀作响,似乎还在不服输地唱着歌,为新落下来的同伴们写欢迎曲。
伸手抬起掌心就可以接住一片落叶,我跟前辈一同仰头看着这漫天火红的颜色。
灼灼其华,无双艳色。
化作藏在泥土间的一个梦,是为了明年盛放得更加动人。
明天的事是无法知晓的吧,为了明日的欢乐做出略微期待也应该是不会被苛责的。
现在有他在我身边,再多延长一些时间。
我会让自己,努力过得幸福的。

【陆·行·歌】恭喜樱樱头名晋级贺文

#陆·行·歌#
#士樱cp向,凛樱亲情向#
#士凛樱夏日相关  4k字预警#
#海边的夜之烟火与晨之日出#

〖陆〗
梦的最开始,是一叶停留在陆地上的小舟。
一定会有人觉得奇怪吧,因为每一艘船都是为了在水波上徜徉而存在,而它那么孤独又寂寞,仿佛天地间最格格不入的那一只。
这是因为,明明最初都是从同一个地方诞生的,为什么它却从开始就失去了能够跟在水中的船们并肩航行的机会呢?
不能航行的船有何用处?如果它有生命一定会这样子抱怨吧。
太不公平了,也太悲伤了。

做了家事睡了午觉过后醒来竟然已经是快要太阳落山的时候,姐姐来邀约我去晚上的祭典游玩,由她来为我打扮。
“樱,多多让自己放松一下,学会好好地玩一下哦,不要因为整理家务总让自己那么辛苦了。”
姐姐是这么说的,我自然无法拒绝。
轻柔的手抚过我的面颊,我看到了镜子里我们相互依偎的样子。
她还是那么地美丽,乌黑的发挽起来,露出了她白皙的脖颈,像一只骄傲的白天鹅,自信的笑容从来不会从她脸上褪去,浅蓝色的浴衣又更衬托出了了那份属于远坂家大小姐绝尘可人的端庄气质。
而我呢?而我呢?

万般不如人,唯我皆下品。
就连头发跟眼睛的颜色都不能由自己做决定,没有选择,没有选择,没有选择,凡事不受我的控制,没有遵循我的意愿,被迫地进行着那些令我恐惧的事,而变得面目全非的我跟干净漂亮不染纤尘的她…
差距太大了,距离太远了…
为什么呢?我们明明是姐妹,我却与她全然不同呢?
只有我经历了这些,连说都难以说出口的事,只有我一个人 ——
是那艘孤独停留在陆地上的小舟。
甚至停留的是宛如囚笼般的荒漠,触目皆是茫茫黄沙。
任何生命都难以生存下来的地方,死一般的寂静,偏偏又听到了声音,在梦里。
是水声——
叮咚,叮咚,哗啦。
啊,我很羡慕,我能想象得到,那是一只随着水波荡漾一路驶进大海的船,等待它的是蔚蓝色的广阔之海,光彩夺目的命途,浩大繁盛的旅程,船上张灯结彩灯火通明,有那么多人在称赞它,举着杯子碰撞为它喝彩。
处于陆地的小舟如何才能与它处在同样的海里,讨要那么一份微不足道的他人的喜爱呢?
输了,从最开始去与之比较就是自不量力,就是强人所难。
被丢下了,被抛弃了。
即便有想要去的地方,却连可以去行驶的水域都没有。
像个笑话。

我是这么认为的。
曾经是。

“樱,可不要走丢了。”
祭典上人流如织,接踵摩肩,我害怕前面人的背影就要消失在人潮里,踩着红色的木屐着急追赶。
而她从前面伸出手,紧紧抓住了我。
祭典的氛围热闹非凡,各色各样的事物都映入眼帘,可是没有什么能比面前那双蓝宝石璀璨的眼眸更动人的了。
姐姐看着我,我也看着姐姐。
我们的手,牵住了。
我们有同一个要去的地方。
在那广阔,蔚蓝色的海边。

前辈,rider跟藤村老师已经在等我们,他们身边的烧烤架子散发出了诱人的气息。
前辈刚把一块蔬菜翻过面儿,抬起头,对上我的眼睛。
“樱,你们来得有些晚啊。”

〖行〗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它也只是这涛涛人世间渴望拥有自己行驶的路途而不惧重重颠簸的一叶小船。
比暴雨狂风更累的苦早就已经尝透了,那百般滋味,种种酸涩,不足为外人道。
然而再怎么艰难,向前驶去,才能有希望。
即便那是一片茫茫沙漠,即便是什么也没有。
请停止的时间开始转动吧,请向远方行去吧。
留在那里已经太久了,被这等待苦苦煎熬的时间已经太久了。

姐姐的手从我的发间穿过,为我在缎带旁点缀那朵粉色的花时这么说了——
“樱,今天真漂亮呢。”
十一年,十一年…
那整整十一年,徘徊在无尽的悲伤等待里,想要得到的,就是这么平淡无奇,却又弥足珍贵的一句话。
枯萎的花朵想要沐浴一场雨,干渴的心灵无数次去呼唤,也只是想要获得那一声肯定。
那些日子里,比起我们的离别,更痛苦的是,对她的等待。
漫长地看不到一点希望,又那么清晰地看到她时刻在我的眼前。
我是远坂家的小孩,我有个姐姐,她有一天会来接我的…
是那么深深地坚信着,所以才会那么难过吧。
我所憧憬的,那个完美优秀的人,
想要有我能够做而别人不能做的事,能够让她看到,让她为我骄傲。
只不过是孤独了太久的我,不会去怨恨任何事物,却也不想再一个人了的这份心情。

“前辈,我跟姐姐在祭典上有些留恋地忘记时间了。”
欢欣地向前辈走去,衣袂翩翩,樱色的蝴蝶跟花朵仿佛随着步履在浴衣上微微摇晃,慢慢飞舞,静静绽放,那是属于我的颜色。
我知道,姐姐把我今晚的我打扮得十分好看。
撑着红色的伞,笑眯眯地把手里的蓝色香包送给前辈。
我现在,在那些我最重要的人身边…
是他们,点燃了我眼中的色彩,让广阔天地终有我的一方归宿。

“我喜欢樱,作为她的从者我们不用过多对话也会因为灵魂状态最相近所以了解彼此,士郎一定要好好保护樱。”
“一直以来,都辛苦小樱照顾家里了,没问题的,跟士郎还有小樱三个人一起吃饭才是最好吃的呀。”
“看到努力的人得不到应有的报酬,我无法忍受…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很喜欢樱,也想要看到樱的笑容。一直相信着,只要我过得越辛苦,你就越快乐,所以没有半点能够去想到痛苦的闲暇。”
“我会守护住,我会从问责樱的罪行中保护樱…即便是伪善好了,保护喜欢的人到底,一直都是我生存下去的理想。”
呼唤了我的名字,如同说着每日的问好一般自然,温柔的人们啊,在向我这样的人诉说些什么呢?
我收到了,那些喜爱我的心意。
原来不是我熬尽苦心,我等待的人才终于回头肯看我。
而是不中用的我从最初就能被人爱着。
这就是我…一直想要去探求的东西。
我的家人,我的爱人,我活着的意义,我能掌握住的一切。

无法吐露的万分寂寞,不会开口说话的轻舟独自在那里,借着偶尔一阵疾风吹过的力量也要挣扎移动那么一点点。
不要放弃,不能放弃。
直到自愿断了桅杆的大船不知道是怎么从遥远的海找到这边荒漠,它尽自己所能地搁浅在轻舟最近的地方。
舍弃那些属于它的繁华也要去轻舟身边,仿佛在竭尽全力地说着,你不是孤独的一只了。

饱餐一顿美味的BBQ,享受着海边咸咸的海风,惬意极了。
接过藤村老师手中的线香烟花跟前辈一起点燃,看它炸裂在天际,绽放成不同的形状。
不过只是一瞬,来与去都无声无息。
却又那么动人,绚丽的光芒,流转的色彩,从夜幕深深落下,映在明亮的水面上。
跟大家一起在海边,真好啊。
周围人群都在赞叹这花火的美,欢呼雀跃的声音传入耳里。
夜之烟火,哪怕光芒逐渐消逝,也曾经成为过是闪耀着光辉的烙印。
“普通”是这世界上最简单,也最美好的一个词。
在心里描绘自己的期待,望着虚幻的光芒许下期待。
希望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下去,仅仅是如此渺小地祈愿着。

〖歌〗
夏夜蝉的鸣叫响彻耳边,宛如无尽的歌谣轻轻吟唱。
燥热的夜,虫儿们却在不眠不休地翩翩起舞 ,欢庆自己的游行,叽叽喳喳得不输任何一只在枝头高歌的夜莺,
迷人的歌声交织成了属于它们的喧闹祭典。然后,被这吵闹叫醒了,从让人哽咽的梦中。
卫宫邸的房间都是那么熟悉,我一间间走过去,一间间找过去。
如同现在睁开朦胧双眼,脸上还残留着浅浅泪痕的我。
“前辈,前辈,前辈…”
一遍又一遍,虔诚而珍重,炽烈而哀恸。
叫着他的名字,想要得到回应。
尚且缓不过来,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
在卫宫邸的我怎么呼唤也没有前辈答应我的声音,
直到春天来临,春天来临,春天来临——
守着宅邸的我也没有等到半个人来访。
牺牲了那么多才换来的今日,也不过是一场梦境吗?
没有结果了吗?一切都粉碎在了我自己的手里是吗?
青涩的笑脸,模糊的声音,与前辈相遇相知的回忆是缺片的走马灯,是卡壳的唱片机,继续不下去,只由我一个人来画下句点。
罪孽,愧疚,明明身躯变得如此轻盈,心却怕得没有办法喘气,我怕失去渴望解脱飞翔的勇气,我怕那黑暗再度吞噬,我的整个天地没有任何光芒。
是不是再也不能融入这美丽的世界了,不能再被当做人类了?

伏在前辈的肩膀上,搂紧了他,想要把自己化为肋骨镶嵌回他的胸膛一般用力,滚烫的泪落尽他的脖颈里。
“樱,我在。”
“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直到被这不断回应的声音唤回来,是活在人世的实感。
他握着我的手,相触的手逐渐发热,力量传了过来。
海浪拍打岸边,他捧住我的脸颊吻去我的眼泪。
一梦一枉然,我终于恍悟,我们约好了在这里看日出。
姐姐她们也不在,大概是特意为我跟前辈留下了独处的空间。
所以,我竟然是靠着前辈睡了一晚上,刚才又做出了这么羞耻的事吗!
太丢人了,我把脸埋在他的怀里,用拳头轻轻打着他。
“笨蛋前辈,怎么不叫醒我,吃完饭马上睡觉会变胖还变成牛的呀…”
“额…”,他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樱你也知道你只是看起来比较轻的类型…”。
呜呜…我知道了啦,不要再说啦,刚才还为梦里失去你那么伤心的我才是笨蛋。
“没有没有,樱太瘦了,只是樱的笑脸太可爱了…”似乎想要力挽狂澜,在最后还是挣扎着改口了。
如果忽视他那一刻跳跃得有些不自然的眉毛,我还是勉强能相信的,哼。

我听到了歌谣,在梦的尽头。
有巨大的水流,是从天而降的瀑布,携着风,带着光,冲破了寂静。
流过来,涌入这个世界。
仿佛能够与我融为一体。
海,奔流不复回的海。
雨,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雨。
温柔的海啊,既把大船终于送到了小舟身边,也用那清澈的水波涤荡尽了所有污秽,然后托着小舟,就此前行吧。
无所不能,去到哪里都可以。
海底生长的珊瑚贝壳与游动的五色鱼儿,一切都是新生的萌芽。
只剩下温柔的水波静谧流淌,成为最美妙的乐曲,歌颂着小舟终于能够起步的前行。

怖がらないで,别害怕
もう大丈夫 私なら
若是我的话已经没有关系了
その手が汚れてしまったとしても
即使那双手变得污秽不堪
愛してほしい 私のこと
我依旧想你深爱我
You'll never walk alone
你将不会独自前行
あなたと行くどんな罪も背負ってあげる,
我会伴你同行 无论何种罪名我都为你背负,道なき道を歩いてくの あなたと
你我共同迈向无名的旅程
I will stay with you
我将与你同在

“樱,樱,我的樱…”
“你在遇到我之前已经饱尝了一生的痛苦,所以之后一直幸福下去也是理所当然。”
那双我眷恋的金色眼眸啊,映在你眼里的我,笑得如此幸福,真是太好了。
不再迷路了,不再茫然了。
我不是什么坚强的人,却不可以再做流着眼泪使他人担扰的人
如果有姐姐跟前辈在,就一定没问题,我也要成为他们的依靠。
我做了坏事的话,希望前辈来责备我。
所以遇见你是多么重要的事啊,
我心爱的,然后也爱着我的人
——卫宫士郎,我的前辈。
遇到你,我就会渴望,
从今以后只有好事发生了。

陆上轻舟泊,
行航须臾间,
歌尽死不渝。
那只小舟从此停留在了你的心间,江海寄余生,有了名为“家”的航湾。

曾与所谓的美好久久分别,
憧憬已久的永远如今却已紧紧握住。
拥抱着一起活下去的信念,
纵然破碎也不会消弭的东西留存下来了。
天空露出鱼肚白的那一刻,太阳顶着圆圆的脸爬上海岸线,跳出的那一刻,温暖又迷人。
红色的霞光渲染天际,我靠在他的肩膀上目不转睛地观赏夏天的日出。
朝阳出来了,情人的呢喃絮语尚在耳旁。
坦然地去迎接,这新的一天吧。

1.部分台词引用源自hf原作
2.“你在遇到我之前已经饱尝…理所当然。”源自漫画《幸色一居室》男女主角某段对话,是差不多的句子,觉得很适合拿来修改借用了
3.〖歌〗部分歌词出自《all alone with you》
4.士郎是海,凛是大船,樱是小舟,寓意应该很明显了吧
5.吃多了变成牛是日本的一个谚语

#捏他的间桐家极雕日常预警#
#对不起我下笔就无路回头得雕#

迪卢木多先生又来到了间桐家作客。
是从哪个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上个月吧,频繁得差不多成为了家中的常客。
World Cup——这可真是件让男孩子们疯狂的事啊,虽然不甚了解可是看着他们的反应就能够明白了。
就连身体不好的雁夜叔叔每晚都为了看比赛而守在电视机前,激动处还会跟兰斯洛特先生一起倒酒开心干杯。
而哥哥更是一路对押中哪只队伍获胜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每场新的比赛前都能听到四个人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唇枪舌剑谁也不让谁。
偶尔我端水果过去的时候,还会被他们提问。
“今晚的决赛小樱觉得会是谁赢呢?”
“哎这个……好像两边…都很不错…”我无奈地放下果盘,尴尬地笑了笑。
“是吗,我还希望听到小樱站在我这边。”叔叔声音里略微失落。
对不起。原谅我,真的不太懂,而且在哥哥与叔叔两边的目光夹击中似乎是个送命题。
“哼,你们就看着我赢到最后吧,这就是间桐家继承人的实力。”
哥哥还是老样子,脑子里徘徊着“主要掏出钱来赌球的都是你俩谁赢谁输都不还是间桐家的钱”这句吐槽还是埋在心里好了。
正好爷爷这段时间也不在,所以他们才可以玩得那么凶吧。
热闹一些总不是坏事。

伴随着一片欢呼,电视内掌声雷动,电视外的四个男人也是神态各异。
“终于结束了,来拍个纪念合影吧,樱小姐也一起过来吧。”迪卢木多先生提议道。
哎,居然我也一起吗?
“是啊,樱小姐一直在照顾我们,自然是非常感激的。”
真是位帅气温柔又会说话的绅士啊,那么恭敬不如从命了。
顺着在迪卢木多先生身侧站好,恰巧五个人都穿着T恤,颜色也看起来非常和谐,这应该会是一张很棒的照片呢。
迪卢木多先生握着手机打开摄像头,轻阖左眼,比着剪刀手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准备,一二三——茄子☆”
在他的口令下,我跟哥哥也同时对着镜头比了相同的剪刀手放在脸颊旁。
叔叔似乎还沉浸在没有押中赢的球队的悲伤里,听说他连带着兰斯洛特先生的名义出了两倍的钱,此刻主从两人悲伤的表情都一模一样,长期熬夜看球而疲惫的眼神配上本身就具有的忧郁气质调合出来的要用一句话来表达的话——那就是“间桐家美男子的丧”吧。就连勉勉强强想要扯出来的微笑也看起来像压抑着难过而变得奇妙的龇牙咧嘴,辛苦你了呢,叔叔。
作为胜者的临时伙伴“迪卢——慎二”联盟都在镜头前展示了非常不错的笑容,哥哥甚至高兴到难得坦诚说了句在一起的这些天很有趣这种话。我想比起押中球队,他更高兴的其实是终于在雁夜叔叔面前证明了他的胜利这件事。太好了呢,哥哥。
哥哥虽然嘴巴硬,到最后肯定也都会把赢来的钱拿来给在场的各位请客的啦,特别是变着法邀请叔叔吧。
说起来,照片拍好了拿到手上又让我有了一个新的发现呢——
原来这几位除了叔叔,都是前额刘海弯弯曲曲的类型呀。
不行,我已经闪过了明天请我们唱歌的哥哥握着话筒歌出一句“随波飘摇”,而兰斯洛特桑跟迪卢木多先生异口同声接“海草海草海草海草…”了。
啊,决定了,明天的菜色之一就是海带鸡蛋汤了,一定会做出让叔叔打起精神的美食的!

今天的间桐家也十分和平✨✨

大家好,这是我的王子我的心上人😭😭我要向全世界安利他吹爆他的美好

STAR影法师:

『Fate/Grand Order』の第2部第2章「Lostbelt No.2 無間氷焔世紀 ゲッテルデメルング 消えぬ炎の快男児」にて、
ユリウス礼装「スイーパー」を描かせていただきました! 

【r樱】紫发美女逛街time

#图梗 p站id:69474712 我超爱的这幅超级美 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歌曲:You Are Beautiful#
#想要传达对rider的珍惜之意#

白色无袖衬衫包裹雪白肌肤,是仅仅在下方系起衣摆两端打成结而露出优美腰肢的款式,立领下边雪白的纽扣一路蜿蜒,配上淡蓝色的牛仔裤更显活力青春。
“应该不奇怪吧…”
垂眸嘟嘟囔囔,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难得受到那么多人目光的注视。毕竟这里可是商店街啊,那个前辈跟自己天天来买菜的地方,应该很脸熟了。
要说的话也应该是身边的这位是众人目光的源头。
紫色长发如瀑布,垂到腰间,黑色的无袖上衣勾勒出身体曼妙的曲线,那傲人的上围更是分外让人羡慕,本来就高挑的身材因为牛仔裤而更凸显出了一双傲人的大长腿。
这样成熟的韵味太具有吸引力了,即便那双被黑框眼睛挡住的璀璨双眸正饱含着不安跟疑惑。
魔眼,美杜莎。
神话里因为雅典娜诅咒而成为了注视他人就会让对方变成石像的存在。
她就是圣杯战争中被我召唤出来的从者。
可对我来说,rider只是rider。
不是怪物不是妖怪,跟这些统统无关。
非要形容的话,只因为她的美丽是无需魔眼技能就能够让人呆住的。
因此招来灾祸,那样的故事就太过悲伤了。

“樱,我觉得我有很多人在看你…”
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自觉啊,rider。
明明是个出色的美人,要比试女性魅力的话,绝对是max满分受欢迎的类型。
只是偶尔会因为天生冷然的气质让人觉得她是朵带刺的紫蔷薇,就算风情万种也难以接近。
要是那么想,可就大错特错了。
我知道的rider,喜欢喝酒,喜欢看书,喜欢骑车,为了照顾我跟前辈,连每天吃饭都很少提出自己想要的食物怕麻烦我们…啊,还有洗澡的时间有些长呢。
哎,想起来的只是些生活上的琐事呢,因为跟rider不知不觉在一起了很久呢。

“才不是看我,而是rider今天就非常好看。”
“不不不,不是今天,每一天我的rider都是让我骄傲又美丽的存在。”
我仰起脸,认真地对她说道。
对方“哎”了一声,然后果然害羞了。
御主能召唤出的从者必然与自己的灵魂形态相近,所以哪怕我们很少交流也早就心意互动。
rider想必也能明白我对她的肯定,也正因为待在一起相处的时间还远远不够,才想像今天一样,挑了相像的新服装一起出门。
各色招牌摆在商店最显眼的位置,蔬果上还沾着新鲜的水珠。
拐角风铃被风这位天然的乐师吹奏出清脆的声音,顺便送来了不知道哪家店铺里的歌声。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你无比美丽 你无比美丽♪
You're beautiful  it's true
你真的无比美丽♪
Yeah  she caught my eye
她吸引了我的目光♪

喧闹的人群擦肩而过,各有各的方向。那匆匆一瞥停留在我们身上的目光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要在意的人,该是眼前的人才对。
回身握起她的手,同样款式的黄色手镯碰撞而使坠在镯子边的粉色珠子也喜悦地摇晃了起来。
她揽住我的腰,蔚蓝天际流云不知何时有角落的一朵变换成俏皮的心形,我的掌心被她妥帖握在手里,两种紫色相遇了。
是染过的指甲颜色,烘托着洁白的手更显得迷人。
是彼此头发的颜色,早上为对方梳头而才感受过那份柔顺。
也是我们彼此眼睛的颜色。
唯一的不同不过就是她的浅些,我的深些,一个迷离,一个梦幻。
我们都打量着对方,
然后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你无比美丽 你无比美丽♪
You're beautiful  it's true
你真的无比美丽♪
There must be an angel with a smile on her face
她一定是一个面带微笑的天使♪

有时候真觉得我跟rider仿佛是一对姐妹。
要说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呢,这就是个不好回答的问题了。
rider比我年长又作为从者总是保护我,在某些方面又稚气得不行,比如此刻还在说着像她这样身材大的人真是多亏我跟她一起穿可爱的衣服她也才不会觉得丢人的傻话。
而我作为她的御主,也要尽力回应rider。她一直用行动无数次表现出了对我的珍重,关于这点,我也是一样的。
我在意rider也是rider在意我一样。
彼此支持,彼此保护。
我们就是这样的关系不是吗?

真是辛苦你了rider。
好了,比起回想因为圣杯战争这四个字被牵连进去的那些漫长的时光,
现在想要完成的事情,只是想牵着你的手,慢慢地走到便利店而已。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你无比美丽 你无比美丽♪
You're beautiful  it's true
你真的无比美丽♪
we shared a moment that will last till the end
我们分享了一个永恒的瞬间♪

【士樱】樱视角的fha水下接吻

🌸fha水下接吻🌸

伴随着前辈开始倒数“五,四…”,就自信地做好了准备。
“前辈,请多多指教了。”
可不能输呢,是自己先开口说自己憋气在行,那在这场水下憋气的挑战游戏里,要让他好好见识一下。何况前辈还难得地称呼了自己为“间桐主将”,这可是对自己的超级肯定了。特别是前辈用无比温柔的声音夸赞自己有魄力,真是让人心花怒放呢,不正面拿出实力给他看看可不行呢。
吸了大口空气作为备用,在前辈念到三的时候屏住呼吸扎入了水中。
为了不浮到水面上而往下潜,沉入过程是不可以吸气的以防止呛水。水波温柔地拥抱着人的身体,水底真是个静谧的世界,目之所及的一切都蒙上了炫目的蓝色,那么谁能证明,我们到底是站在这水中还是站在高空之中呢。
今天穿着的泳装是大胆的比基尼式还是第一次给前辈看呢,只能包裹住重要部位的布料,这种火热的设计真是具有冲击力的同时也是女性胸围的大胜利,不得了,不得了。穿的时候也花了一番功夫,怎么说呢,还是稍微有些紧呀,该担心起是自己又…胖了的问题吗!
糟糕,都在想些什么呢我…才察觉到没有约好跟前辈潜水的时间限制,毕竟是水下,即便自己比一般人擅长憋气,水压包围肌肤的这股压力也会让自己觉得把短短的几秒钟拉得很长很长。视野不免有些朦胧了,带着微醺过后的浅浅醉意一般,不然怎么会看到前辈嘴唇翕动,如同一只吐泡泡的小鱼呢。
赶紧控制好自己的气息,要有效地利用住氧气,把潜下来之前吞的那些氧气慢慢吐出去,又再做吞的动作压回来一部分以延长时间。
好,坚持住了!我仿佛变成了人鱼,在这领域游刃有余,享受水缓缓流淌过我的身体。

听说人鱼喜欢闪亮夺目的东西,那么对我来说最耀眼的就是此刻在我身旁的前辈。
他真是太可爱了,小鱼前辈要是不注意可是会被海底的人鱼公主吃掉的哦。视线相交,紫宝石的眼瞳里映出他金色的眸,对着他回应自己的笑脸,才猛然察觉到前辈脸色早就已经不对劲了。
可恶,自己太过得意忘形所以竟然弄得前辈为了陪自己游戏而在勉强自己吗…啊,前辈,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笨蛋呢。也出乎意料地比自己想象得还弱了一些,明明是运动万能的前辈,居然真不擅长憋气呢,而更让人温暖的就是即便如此也贴心地选择了瞒着自己强撑的这份心意。
也要考虑自己的事,好好照顾自己啊,我的前辈。
如果我是人鱼公主而前辈是陆地的王子的话,当我沉入水中,我会在水底日日夜夜憧憬着你,白日延长我的爱慕,夜晚加重我的思念。在属于我的花园种下奇奇怪怪的花朵,其中最多的是红色,那是你的象征,是与你的正义相配的颜色。游鱼飞快地掠过我,如同你在的世界里那些我大概不可能知晓的名为“飞鸟”的生物。
当我浮上水面,想要向你投放我诚挚渴望的目光,你就是那朝朝与暮暮,也是我无尽的期待。露水跟花瓣都知晓我的爱恋,每一阵陆地的氧气送来的都有可能是沾染过你身旁的气息,这天地的生灵都读懂我的心却也不知道能否让我踏上陆地成为那个永恒留在你身边的唯一选择。
而此刻的我不一样,我们同处水底,我就在你身边,触手可及,你优秀的间桐主将可以为你露出笑容,也可以像人鱼一般马上靠近你的方向。

想要呼唤前辈,可是水下听不到声音,只能努力试图让他明白那是前辈的口型。
小小的气泡在前辈身旁浮起,他为了我那么难受,我又怎么忍心。忘记了比赛的事,只是想着我要去帮助他而尽快朝他游过去,抓住了!
发丝浮动,发带摇曳,紧紧地贴着他的手臂,靠在一起往下沉了些的这份力量证明着,我们是那么地近了。嘴唇叠上嘴唇,赶忙把嘴里的氧气送到他那边去。头顶的水光闪亮晃动着,而我却不敢睁眼。这像个被玻璃罩子封起来的世界,变得不太真实了,会觉得世间只有我跟前辈,我们是终于能够在水底团聚,牵手奔赴这场约会的人鱼跟王子。
他的身体经过锻炼一向是肌肉紧实又看起来瘦的类型,我喜欢伸手拥住他的感觉。在脑海里想象他的心跳,不知道是否同我此刻一样,轰鸣回响。我贴紧他,他吸吮我,通过柔软的唇畔传递着温暖的气流,经过我的身体的气流再流转到他的身体里,是那么地神奇,就如溪水汇入大海,哼着快乐的曲调一路叮叮咚咚,跃动着,雀跃着,迷恋着,我们仿佛天生是属于彼此身体里的那部分存在。也如一团火焰,明明平时都在一个屋檐下,此刻仅仅是交换了对方的气息就如此热烈燃烧起来,一路蜿蜒到我的指尖如果会说话,都能绽放同我心口一般情浓炙热的花朵。
…哎呀,前辈,稍微太贪婪了吧,这样子我也要喘不过气了的哇。
差不多该足够了,我松开了吸满空气的前辈,借着留给自己的残余空气向上面游去。

新都水上乐园。
清凉的水花伴随着出水的动作落在白皙的颈间与湿漉漉的头发上,首先感知到的是头顶悬挂的室内灯,亮得刺眼,使得十月的室内也宛如夏日。一瞬从童话的虚幻拽回到了尘世,嘈杂的声音慢慢涌入耳朵里,宽阔的游泳场充斥着形形色色的人群。
唇上还留着刚才那温柔的感觉,是属于前辈的味道。情绪难以平复,被甜蜜冲撞心间泛滥成汹涌波涛。
啊,啊,真叫人头晕目眩,足以叫人幸福得化为清晨的泡沫了。大口吸入新鲜的空气来填满胸腔,原来现在窒息的人竟然换成是我了吗?
这个吻那么长,长得与他亲近就仿佛是一个世纪,时间停住脚步,万物不再瞬息流变,不费思量,只叫我安心想要同他历经完满的一生。这个吻又那么短,短得我们的比赛匆匆结束,他也浮上了水面,笨拙地大口吐气。
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
“啊,是我输了…前辈。”

人鱼把自身当做了火柴,想要醉到王子的眼睛里常驻下来。
那么最开始动心的时候,就已经输了吧。
真正的海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前辈,童话里写那样的海水应该蔚蓝得像最美丽的矢车菊,清澈得像最清澈的水晶,以后能跟你一起去看的话就太好了。
——许下了在真正的夏天去海边的约定,期待着与心中的他再次度过这只属于两个人的美丽时光。

何よりも嬉しくて
带给我无上的喜悦,
しあわせ膨らませて
都用幸福填充起来,
いつもありがとうって
「一直以来谢谢你了」。

1.写了一直以来最爱的士樱场景之一,并没有实际潜水经验可能存在描写错误的话请告诉我
2.提到人鱼公主的童话是安徒生的《美人鱼》
3.最后的歌词出自卫宫饭ed

#春日赏花#
#图是第二章电影票通行卷 所以摸一个#

乍暖还寒,还不敢完全脱下身上的外套。
也更感叹在这早春料峭里挣扎着绽放的朵朵花蕾,挂在枝头,轻轻颤颤,不经意间竟然迎来了满树开放的日子。
这是多么顽强的生命力啊!象征着冬日已然过去,即便寒意残留指尖,风声呼呼吹起裙裾,发带在脸颊边摇晃。
但当晨曦光辉洒落,能够早早挽着伊莉雅跟姐姐的手来准备赏花,一切竟虚幻得让我觉得仅仅用手是握不住眼前的这些的。
那么该用什么才能抱紧这宝贵的时光呢?

在草地上铺了桌布,然后拿出准备好的便当。
我的是中式,而姐姐的是西式。
伊莉雅则拿着筷子往我们盒子里都夹了些过去,她笑盈盈抱住女仆小姐给的便当说要等前辈过来跟他换掉。
“士郎的便当才是最好吃的嘛,在城堡的东西我都吃腻了。”
“我倒觉得樱一点也不比卫宫同学差了呢。”
面对着姐姐的赞美,我羞怯地点了点头。
樱花簌簌飘落,是这个季节的精灵,片片宛如雪花,它们似乎在一瞬变得那么相似,都在我眼前飞舞过,可却是两种感觉。
冬日落下的是那份即便对我来说不算痛苦而只是冷的冰凉感觉,而春日则是做了甜甜的梦渴望将它永远留下。

闻到了淡淡的幽香,那真是温柔而又美丽的花朵。
我们应当注视着现在,即便伤痕还没有愈合,却依旧可以传递这份笑颜。
为了向重要的人展露笑脸,为了不让他们担心,以及拥抱住摇动的心。
无比耀眼的日常,原来这次没有在梦中。
我向往这样的美好,相信的心连起了我们的羁绊。
身边的两位女孩都轻轻拉起了我的手,我们的影子紧紧挨在一起。
把头靠在姐姐的肩膀上,小声跟她抱怨——
“真是的,前辈saber小姐跟rider都来得真慢啊。”
“说不定他是在悄悄研究怕被樱比过去了厨艺呢。”

我喜欢,这樱花。

剑之所指

太美了www——我好爱酱酱的文字,是我的珍宝了

安清欢:

——番外


  “您决定了吗?”祭司长紧蹙眉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女王,“他的灵魂将会永远带着龙的一部分,原本不应投身于灵魂之河,您确定要打破这个规矩吗?”


  弗朗索瓦丝点了点头,她抬起头,看见头顶显现的河流,那是无数如同星辰一般的河流,与天上的星辰并驾齐驱,构成了天空最绚烂的景象。她手捧尚存他余温的灵魂,宛如手捧星辰。他是她的骑士长,是她的剑,是她所拥有的比星辰大海更美的事物。


  她伸出手,看着那颗星星汇入灵魂的河流,最终融入灵魂之中。传说灵魂与灵魂是互相认识的,每一次失去都意味着下一次不同的重逢。


  当人类皇室之中新成员诞生的那天,护城的守卫看到天空有银白色的龙展开翅膀,一个恍神之后却又只看到湛蓝色的天空。守卫只当自己眼花,毕竟龙早已灭绝多年。


  这位新成员逐渐长大,像树抽芽长叶一般,逐渐成长为一名远近闻名的公主。人们说,公主有着棕褐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就像蜜糖一般;人们说,公主有着紫色的眼睛——就像御花园最美丽的紫罗兰;人们说,公主的长相就好像国王大厅中摆放的波诺弗瓦二世画像之中一般,那样优雅高贵而又坚韧。于是她继承了女王的名字,她的父母希望她成为如同传说中的女王一样伟大的存在。


  在弗朗索瓦丝成年礼的那天,她站在广场中央,历经几代统治者的祭司长站在她面前为她举行成年礼。就在这时,人们却听见头顶翅膀的扇动声。那是一头银白色龙鳞血红色眼睛的龙,异质而又美丽。弗朗索瓦丝站起身,长裙曳地,她向着龙伸出手,龙将她放在掌心之中,那里柔软而温暖。她像是认识这头龙很久了,是那样熟悉而又温暖到想哭的感觉。于是人们纷纷说,公主在成年礼这天驯服了这世界上最后一头龙。


  而后人们总能看到一位银发红眸的青年跟随着他们的公主,就像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这位公主最终成为了和她的父辈一样贤明的统治者,她统治的时代被称作人类的黄金时代,而因其特殊的经历,也成为了少数名号之中拥有“龙”这一字眼的君王。她终生未嫁,最后将王位传给她的弟弟,就此在历史之中消失匿迹。


  弗朗索瓦丝不知道的是,她的爱人在这之前找了她很久很久。从他作为龙重生开始他便在这片大地上飞翔,只为寻找他灵魂之中缺失的部分,他记得她的一切,从河流的源头开始,从她的婚礼到她的死亡,他记得清清楚楚。然而现在她并不记得,也没有记起的必要,那样的记忆实在太残酷,不需要两个人来负担。


  现在她已经不是女王,他也不是骑士长,他们没有身份的阻碍,他亲吻上她的唇,已经不再顾忌身份的差别。她的笑声淹没于他的吻之中。


  他们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剩下的时间,该如何一同度过。


[这里隐含了一个寿命论,但无论如何,他们最终在一起了]

【士樱】收获之秋

秋天比想象的更快地来了,春天的花儿都早已退场,迎来了红色枫叶翩翩舞蹈的主场,同样,也跟夏天这个总是张牙舞爪释放热情的“小姑娘”做了告别,风儿送来了阵阵清凉。
这个时候最好的是有藤村老师喜爱的柿子,让她不必再为这美味牵肠挂肚。
前辈曾经教过我特别把柿子制作为美食的方法,所以今年也一起约好了一同制作。

商店街一如既往地喧闹,人群来来往往,张张笑脸都盛着希望。
可以轻松地找到最便宜的店,挑选质量最好的菜,还有附送的打折。
这就是属于美少女…开玩笑的,属于冬木最好的厨师卫宫士郎的弟子的特别技能。
毕竟,我们可是这里的常客了呢,相熟的店家也愿意给我们优惠。
前辈正在跟人比划着要什么样的素材来做今天的晚饭,我凝视着摊位上摆出来的不同蔬果,不由得再次感慨。
秋天,真是个收获的季节。
累累硕果压弯枝头,再由人们收割采摘,成为此刻在眼前的商品。
收跟获真是美妙的词语,付出些什么,就能得到些什么,这一定就是幸福的人所愿意坚信的吧。
仿佛把时光当做最温柔的存在,荏苒而过,你在春日播下的种子一定能够得到秋日采摘的果。
那么在这悄无声息逝去的时间里,我又收获了什么呢?
这可真是个好问题。

在商店街购物后还赶上了超市的特卖促销,所以踏着夕阳回去的路上,两个人的手都已经提满了大包小包。
那是太阳即将沉没的时刻,已经被山挡住了半张脸,却还是愿意留下天际金灿灿的光芒跟玫瑰色的晚霞作为赠礼给这个世界。
我跟在他的身后,看他红色的头发被风吹得敲起一根,顽皮又可爱,看我们的影子重叠在一起,我的脚步刚好落在他的影子心口的位置。
前辈,前辈,前辈…
心里百转千回,每日念出口的,都是这个名字。
只要他的身影在我前方,就仿佛有了天然安全的屏障。
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过去了几年了呢,因为习惯了这样的日常,竟然令自己想象不出没有遇到前辈的生活了。
到底是何时埋下的种子呢?
那是一个同样美丽的夕阳下,小小的少年面对着那根跳竿毫不放弃的身姿。
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不由自主地留在那里,一直看着他。
直到再度相见,在他门前,雨水凄凄沥沥。
我终于能在他面前对他说出我的名字——
“我是…间桐樱。”
这个人的存在,就是所谓的黄金之光吧。
根本还没有去在意能够得到什么,但是决定要去做的事情,就已经愿意为之去付出了啊。
那样子的灵魂,太过美丽而神圣。
那副不愿放手的样子,无论是遇到艰辛还是寂寞,他身上那温柔而永恒的信念都似乎能把一切变得温暖起来了呢。

“嘭——”
是想得太过出神吗,我撞上了前辈的背,他真的是长高了。
我也一样,头发比遇到他的时候,长了,也进入了哥哥跟他都在的学校呢。
云朵飞快地漂浮而去,旖旎的玫瑰色晚霞也比不上那个人回身望向我时那个笑容。
如果说云朵是为装扮这片暮色而存在的雪白轻纱,那么这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可以作为衬托他的存在了。
只因为啊,这天地间的一切,相较于他,都小得没法比了。
“樱…抱歉,是让你拎太多东西了吧,分给我吧,还有你在笑些什么呢?”
“是前辈你在笑哦,我可是在想望着我傻笑的前辈…”
故意卖了个关子,带着狡黠的笑意慢慢悠悠地说完。
“…嗯,是不是因为被我的笑脸迷住了呀?”
果然,少年的耳朵染上了红色。
“樱…真是的,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开这种大胆的玩笑了…”
是吗,现在的我,比遇到你的时候,变得更加大胆,更加勇敢了呢。

回到了卫宫宅的门口。
“前辈没有带钥匙吗?”
我好奇地靠近似乎在翻来覆去找东西的前辈,却见他突然朝我伸出手,掌心是一个樱花形状的钥匙扣,粉色的五瓣花做得精巧细致,还在花心刻上了“sakura”。
“哎,这是…?”
“来,樱,让我给你的钥匙系上…在商店街看到的,很适合你,所以就偷偷买下了。”
他弯起眼睛,对我绽放一个大大的笑脸。
“怎么样,被我迷住了吧,樱。嘿嘿…作为刚才的回敬,也被我的惊喜吓一跳吧。”
“前辈,真是坏心眼!”

推推闹闹间,打开了门。
藤村老师在等我们,而且不止她。
saber小姐,远坂学姐,伊莉雅,rider…
啊,秋天真是收获的季节呢。
我啊,收获了我最重要的人跟能够回去的地方。
因为——
“我的家就在这里。”
就在前辈存在的地方。
“真的是,早就已经迷住了呢。”
我想要,一直陪伴前辈。
这些话还只能藏在我的心里,是在某个相遇的日子里埋下的种子,日渐长成了那颗枝繁叶茂的大树,而现在,还不是落下果实的时刻呢。

于是我抬起头,把这句可以说的话,用珍重的语气奉给他听——
“前辈,我们又一起度过一个秋天了。”
不管春夏秋冬,不管今天明天,
甚至是十年,几十年以后,
都要在这个人的身边啊。
那就是我,最微小的祈愿。

摸了出锅了!灵感是卫宫饭第三卷特典是士跟樱的秋所以嘿嘿嘿♡爱他们